主页 > 上海市松江区石湖荡镇育新路211弄8号 >

新闻排行

最新新闻

成都一座来了就想“整容”的城市

发布日期:2021-09-24 04:11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本文概述:巨大的市场潜力,激增的消费人群——医美争夺战正在激烈展开,烈火烹油。于此同时,近年来医美行业频频爆发出种种问题,也让人们对该行业或将迎来的政策不确定性,感到一丝担忧。复杂局势下,全国众多重点发展医美的城市中,成都却能脱颖而出,一度被誉为“医美之都”。

  医美行业,自其诞生至今,历经几次火爆,几次熄灭,周而复始。可不变的是,这个行业一直有着极大的关注度。

  可随着近些年医美纠纷,质量问题频发:例如,最近爆出的“济南美容院老板暴力威胁顾客事件”等。向世人发出一个个问号:

  可以预见的是,在行业监管、互联网化冲击、资本围猎、疫情影响等多重因素影响下,医美行业或将面临着新一轮的洗牌。

  事实上,现阶段全国美市场的争夺大战相当激烈,除了早前医美产业趋于成熟的北京和上海,近年来,成都、深圳、海南等地也纷纷加入竞争。

  这座有着众多标签的城市,如今,又多了一个身份:它被称为“医美之都”,一个来了就想“整容”的城市。烈火烹油,成都医美发展火爆异常。

  在成都最繁华的“网红街”春熙路商圈里,整形美容机构分布密集,曾有记者报道称:“一条200米长的街道上,就密集地分布着3家整形美容机构。”

  从国内整个大环境看,医美行业市场规模持续增长,总体发展态势良好。2014-2020年,我国医美市场规模由501亿元增长至1795亿元,年化增长率为24%左右。

  此外,医美行业的高粘性、高复购率,以及行业整体渗透率较低蕴含着巨大的市场,也在令资方一片躁动。实际上,医美市场的渗透率上,韩国为20%,美国为16%,排名第三的巴西也有13.50%。

  在人们对外表越来越重视,抗衰老焦虑也不断增加,人均收入逐渐提升的前提下,有业内人士预测,2024年我国轻医美市场规模有望达1443亿元。

  对此,有观点甚至指出:医美消费在未来或将发展成类似护肤彩妆一类的日常基本需求,届时,医美行业又将会迎来新的一波爆发式增长。

  最关键的一点,在于:成都是中国首个将医美产业作为城市13年规划(2018-2030)推出的城市,一直以来,备受医美界的关注。

  在成都,公交站、地铁站、电梯里、楼梯间,随处可见的医美广告,已是当地“见怪不怪”的普遍现象。

  而从产业发展角度来说,医美产业已经成为成都继旅游、美食之后的又一张响亮的名片,有着强大的市场支撑:

  美呗医美数据显示,2021年上半年成都医美成交额仅次于北京和上海,成都消费人次更一跃成为全国第一。

  2021年第四届成都国际医美产业大会数据显示,成都医美机构目前达383家,是全国医美机构增速最快的城市。

  其中获批整形5级机构达9家,数量居全国第一;2020年全市医美服务量156万人次,医疗医美机构医疗服务收入接近30亿元。

  甚至有预测称,在成都医美行业的规模逐年递增前提下,到2025年,成都医疗美容产业营业收入有望达到1000亿元。

  在成都最繁华的“网红街”春熙路商圈香港直播最快开奖记录,整形美容机构分布较为密集,曾有记者报道称“一条200米长的街道上,就密集地分布着3家整形美容机构”。

  在2018年获得“医美之都”称号后,成都各类医美机构如雨后春笋般涌现,竞争日益激烈。

  一是,颜值经济的觉醒。现阶段,社会多重助推下,追求美成为一种常态,美的价值也逐渐被具现化,人们对面部五官的要求越来越高。

  此时,通过医美能快速优化原生容貌缺陷,随之带来的“颜值提升”使消费者增加对外表的满意度和内心的满足。

  二是,美丽的标准正在被定义。除了对美本能的追求,消费者对医美认知的提升,还源于日益被潜移默化的社会审美标准教育。

  其中,包括影视、互联网短视频、直播等在内的审美表达和传播,带动了追逐高颜值的潮流——“颜值即正义”。

  实际上,这样的趋势深刻改变着年轻用户的心智——更美APP发布的一份医美白皮书调查统计,2020年医美消费人群中95后占比35%,远高于90后(21%)和80后(23%)。

  曾有数据调查,目前都市女性通常在20岁左右开始有抗衰老意识,而多至73.5%的女性在20-29岁这个年龄范围有普遍的恐衰老压力。

  央视《第一时间》栏目曾经报道:成都医美市场如此火爆,不仅本土市民贡献了大量消费,一二线城市的忠诚消费者也少,甚至愿意从外地专程赶来成都排队做医美手术。

  加上成都长期以来沉淀了大批成熟经验的医美医师,部分医美技术甚至高于一线城市。

  不少报道称,成都不仅很多医院的医美门诊排长队,医疗美容机构的生意也很火热,一些知名医生的挂号单一票难求,整形手术更是排到了半年之后。

  颜值经济崛起当道,加上成都近些年一直是年轻人在择业、入户、旅游等方面都比较喜欢的城市,而年轻群体又是医美消费主力大军,成都的医美消费力,已经势不可挡。

  四川省社科院和成都医美产业协会共同编撰的《成都医疗美容产业发展报告2019》中,这样记录到:

  在解放初期,成都的一批民营医美机构就开始活跃起来。抗美援朝期间,西南救援队对伤员精湛的外科医术救助,已经小有口碑,给后来成都的医美发展奠定了良好的基础。

  彼时,被称为“中国整形外科之父”的宋儒耀教授,在美国获得博士学位后决定归国, 任职华西协和大学(现四川大学华西医学中心)的教授。

  他是中国第一位颌面与整形外科教授,为成都的医美产业发挥了重要的推动作用。

  发展到2000年左右,资本开始大量进入成都医美市场,争先恐后想来分得一杯羹。

  在之前原本承包医院科室的民营医美机构们,纷纷宣布独立,也随之诞生了如美莱医学美容集团这样大规模的连锁品牌。

  特别是在2011年,成都医美产业可以说是迎来了爆发期,中国最早一批专注微整形和皮肤美容的轻医美机构出现,这也就意味着医美投资门槛的降低,更多的竞争者涌入市场。

  2017年对于成都医美产业也是非常重要的一年,当时成都市政府决定要大力发展第三产业,还提出了打造成都的新名片——“医美之都”,这次产业规划对成都医美产业来说,意义深远。

  2020年成都还成立了全国首个医美产业国有投资平台,注册资本1亿元。此外,成都“医美示范街区”、“医美小镇”、“成都医美节”等新玩法也横空出世 。

  当然,这似乎还不能够完全解释:成都医美产业,为何能从众多城市中脱颖而出?

  实际上,在成为“医美之都”的进阶之路中,成都享尽天时与地利:医美机构的异常活跃、成都生物及医学产业的助攻、高校科技创新、强大的人口基数和消费能力、当地政策扶持等众多因素,都发挥了不可或缺的作用。

  成都想打造医美之都,单靠医美机构当然不够。实际上,成都拥有了一系列得天独厚的医美产业生态圈,比如医美服务业、医美制造业、医美关联产业优势加持。

  科技创新是一个城市打造产业高地的核心秘诀。成都汇集了大量优秀的创新资源,在四川大学华西医院这样的医界“实力派”的带领下,成都在生物医学材料及细胞治疗等领域已经走在了世界前列。

  而且,成都还计划生物技术药、中药和天然药物、高性能医疗器械等领域打造成核心竞争力;在基因与细胞治疗、医疗人工智能、新型抗体药等新兴领域也十分重视。

  成都市围绕药品、医疗器械、医疗服务等产业方向集聚了一批重点机构及企业,未来在医美药品方向潜力不可估量。

  医美产业的良性发展离不开这些与医美相关产业的蓬勃发展,只有共同打造完美生态圈,才能相互共赢,这也是成都医美产业为何能在这些年异军突起的重要原因。

  成都本身人口众多、经济发展迅速、消费能力十足,这些因素综合构成了成都美业优秀的基本面。

  作为西南片区的消费中心,成都具有强大的消费辐射能力,市场腹地涵盖云南、贵州、四川、重庆等西南地区近2亿人口,潜在受众超过500万人,医疗美容消费需求不是一般的旺盛。

  加上现如今交通发达,沿海城市消费者过来的时间、交通成本相对降低了,潜在消费人群又相对在全国扩大了。

  成都能成为“医美之都”,与其当下的潮流文化也有很大的联系,新文创和新兴科技产业促进了成都网红经济迅猛发展。

  目前全国前10大MCN机构成都就占据了5家,包括瘾食文化、洋葱视频、OST、华星兄弟等MCN机构都出自于成都。

  网红经济、颜值经济的发展,会影响人们对于“美”的判断标准,特别是年轻群体,对容貌将会有越来越高的审美标准。医美也就顺应需求,成为变美可以走的“捷径”。

  据行业人士透露,医美行业许多流行的审美模板和风潮都是由成都带出来的。加上成都当地市民本身比较乐于接受新生事物和各种新理念,其消费观念普遍超前,医疗美容意识极高!

  如此强大的人口基数和超前的医美需求,成为了成都医美产业背后助推的“利器”。

  2017年,成都市政府决定要大力发展第三产业,还提出打造成都为“医美之都”。

  这是史无前例的一次决策。事实上,成都是第一个把医美产业作为城市重要产业来发展的城市,引发重大关注。

  尽管,成都的“美食”和“旅游”两大名片在全国都很有名,但是,政府层面并没有提出过打造旅游之都或者美食之都的概念。一对比,可见当地政府对打造医美产业的重视程度。

  此外,成都还拥有专门的医疗美容产业协会,这可是隶属于经信办下面的一级协会。相关行业人称,“像这种民营企业很难在政府部门下挂靠一级协会,足以说明政府对医美行业的重视。”

  按照成都市政府的产业规划,到2025年,成都医疗美容产业的营收将达到1000亿元。还一并制定了相关的医美产业专项发展规划,制定了清晰的路线图和时间表,出台专项政策给予支持。

  成都市政府近些年,积极颁布并落实的一系列产业扶持政策,无疑为成都医美插上了腾飞的翅膀。

  不过,近年来医美迎来数次全国范围内的整顿,正给成都医美带来巨大的不确定性。

  实际上,随着国内整个医美行业水平参差不齐,黑料不断涌现,整个行业或将面临“最强”监督。

  全国来看,医美产业的正规军不在少数,但是一些在市场上滥竽充数的医疗机构,也层出不穷。

  实际上,近年来医美行业虚假宣传现象盛行,一些医疗机构的竞价排名和自我宣传中,充斥着不切实际的虚假广告、过度宣传,容易误导消费者盲目选择就医。

  艾瑞数据调查显示,医美消费者在投诉事件,包含:不达预期、机构乱收费、价格过高、使用了假货/水货等种种问题。

  但最重要的问题则是:由于医美机构以及医师操作不规范、或技术水平低,导致了众多问题爆发。

  实际上,快速扩张的医美机构与稀缺的医美正规人才,已经成为医美行业一个巨大的矛盾。

  中整协统计,医美行业的非法从业者人数至少在10万以上。医美行业的黑产滋生了大量自称“医生、专家”的非法从业者,他们实质上是“无证行医”,仅凭非法培训机构在短期速成,其医术水平可想而知。

  正因如此,行业高速发展中暴露的乱象,也将严峻的考验留给了成都。其中,三个考验最为严峻:

  在成都,以华西医院、华西口腔医院、四川省人民医院、成都市第三医院为代表的公立医院,医疗技术水平高,临床与学科并进。

  但是,正因知名度高和广受追捧,其接纳顾客量有限,加上公立医院相对来说比民营机构的营销力度较小,在快速应对整个行业竞争方面还是有一定局限。

  此时,相当部分的民营机构难以竞争过公立医院,因此,便开始以医美破局,以大肆营销与价格战未开路手段,吸引顾客登门。

  对于医美知识欠缺的“小白”和以轻医美作为基础入门消费者来说,很容易被业内的低价或过度宣传所诱惑,进而选择不正规的医美服务。

  可以说,成都的医美消费量在全国上下都是数一数二的,这也让成都直接坐拥了“医美消费第一城”的称号。

  但如果往更上游看,成都在整个医美产业链中,上游链条略显薄弱。因此,巨大消费量所带来的产业收入,实质上大量产值其实是被研发端和生产端的上游供应方所占有。

  这类医美产业上游利润率特别高,但是这类企业的准入有门槛,技术含量要求较高——医美上游主要涉及到器械和药品,比如药品类的玻尿酸、透明质酸、肉毒素、 透明软骨、药妆等,医疗器械主要包括射频治疗仪、激光治疗仪、吸脂机等设备。

  比如目前国内玻尿酸市场除了海外品牌,本土品牌目前竞争格局已初定,如华熙生物、 昊海生科、Q-MedAB公司等已占据大部分市场份额。

  正因如此,成都虽然整体医美市场非常热闹,但是上游链条的缺失,正让这个“医美之都”,现阶段有些名不符实。

  当然,一旦市场端有好的转化成果,那么就会吸引上游企业入驻,这是早晚的事。

  此外,成都目前有科伦药业、成都先导这样的生物医药基因雄厚的公司,以及川大、中科院成都生物所等众多高校和科研机构加持,或许在未来,消费需求反过来刺激上游链的发展,将会逐显成效。

  比如,2019年成都集中新开设了一批医美机构,但是却在2020年差不多全军覆没。除了恰逢疫情来临的因素,也有一部分原因是,很多缺乏专业度和技术的投机者被纷纷淘汰出局。

  目前,如何通过运营模式的创新和营销策略的转变,来满足消费端日益增加的“量“与“质”,以及如何降低获客成本,进而打造有影响力的机构品牌和形象,成为当前成都医美产业发展重点。

  且在整个产业链中部和头部的医美机构,已度过曾经的野蛮生长时代,现如今进入整合期。市场上的大型连锁医院以及公立医院的整形美容科,将在整个医美市场占据主导的优势和影响力。

  无论如何,如今成都的医美产业依旧储蓄着巨大的消费潜力,也有着培养行业头部企业的市场环境: